充满掘森的木鱼

*很渣,不会画画
*但是好歹是自己日思夜想的本命,万圣节到了,就算再怎么羞耻也还是要用渣画给这冰冷的tag加点热度
*并不知道今天万圣,就是昨天忽然想画画,忽然想把摸鱼描一下,忽然想把它拍下来,然后今天就万圣节了。也许是天意?(x
*这是我画过的最好的一张ss猹
*这或许是我画过的最好的画
*但遗憾的是我把它画在一张乱七八糟的草稿纸上。
*万圣节快乐!(说着吸溜一口猹

美好而又和平的日常

*人生第一次写同人文,如有ooc还请见谅
*骨家和平而又美好(大概)的日常


今天真是风和日丽的一天啊。sans懒散地躺在沙发上,闭目养神。三倍的假期就是好,不枉他找三份工作……虽然就算在工作日他也会偷懒,但假期能使偷懒名正言顺顺理成章。最起码,他不用在被发现偷懒的时候听自己的兄弟长篇大论,也不用操心坠落的人类。“Heh,真是和平而美好的一天啊。”他忍不住感慨道。只可惜事与愿违,在他发表感慨的同时,厨房里“砰”的传来一声巨响,随即是浓烟滚滚。“………收回前言。”

谢天谢地,他兄弟的厨艺要比某个彪悍的女汉子皇家护卫队队长温和得多,不然就不只是把锅底烧焦这么简单了。sans在心里松了口气,但他的兄弟,papyrus,情绪却异常低落。sans为自己的想法感到有点愧疚,他决定安慰一下papyrus。“Hey bro,”sans对他的兄弟摆摆手,“你不必这么伤心的。相信我,你很快就会成功…”……做出能吃的东西。sans把后半句话咽进肚子里。好在papyrus是个乐天派,在受到如此言不由衷(虽然papyrus根本没意识到)的鼓舞后还能很快地恢复平日里的朝气蓬勃。“说得没错!”他兴奋地嚷嚷,“只要多加练习,伟大的papyrus将成为最棒的意面大厨!Nyen heheh!”受到自家兄弟的感染,sans也忍不住微笑起来。无论如何,能看见自己的兄弟笑得如此开心,对于sans来说就是和平而美好的一天。“真是天助我也!虽然锅不能用了,但所幸意面没事!”papyrus检查了一下那可怜的锅后,一脸期待地望着sans,“为了感谢你的鼓励,我,伟大的papyrus,邀请你品尝我的杰作!”听到这句话,sans原本的笑容一瞬间僵在脸上。heh。收回前言。

于是尴尬的一幕出现了。sans被迫坐在餐桌前。在他对面的是他的天使兄弟papyrus,摆在他眼前的是出自他的天使兄弟之手的恶魔意面。看似温馨的家庭时间,实则是道性命攸关的难题。究竟是让papy失望难过,还是豁出骨命干了眼前这盘意面,从此再也不能讲冷笑话喝番茄酱?sans绞尽脑汁思考了很长时间。然后他带着赴死的笑容,颤抖着用叉子叉起一口意面,缓缓地送进嘴里……嚼嚼。“味道……还不错。”sans僵硬地笑着向papyrus比了个大拇指。随后房子里久久回荡着papyrus激动的“我就知道我能行!”的叫喊声。sans的脑袋上流下了冷汗。他当然没有吃那意面,不然他就没法坐在这里了。在意面入口的那一刻,他悄悄发动能力将它传送到了他藏蛋派的隐秘花丛。“呼。”他擦干了头上的汗。完美地解决了这性命攸关的难题,使sans的心情格外舒畅。“今天确实是个和平而美好的一天。”他舒舒服服地重新躺倒在沙发上,闭目养神。于此同时,门铃响了。papyrus像一阵风一样奔过去开门。
“Nyen?人类?”听到这两个字sans差点一个激灵从沙发上摔下去。“伟大的papyrus刚刚做了些意面,要尝尝吗?……好极了,你一定会被这美味所俘获的!”收回前言!今天真是既不和平也不美好!sans一边在心里叫苦一边试图阻止,但已经来不及了。盖在意面上的那层鲜美的番茄酱(sans忍痛割爱)使人类忽略了它下面所隐含的危险。人类用叉子叉起一口意面,然后缓缓地送入口中……嚼嚼。
只需一口。“嘿嘿,好吃吧?Nyen?人类?人类你醒醒!sans!人类昏过去了!快过来帮忙…SANNSSSSSS!!!”但sans只是重新躺回沙发上,自暴自弃地闭上眼睛,自动屏蔽了一切麻烦。嗯,风和日丽的假日就需要好好休息一下,睡个懒觉。“Heh,一如既往的是个和平而又美好的一天呢。”

原野

      从那栋森林中漏风的小木屋中出来已经有一段时间了。风拂过我的脸颊,吹起我的外套,带来一丝秋的凉意。我捂紧了我的格子衫外套,考虑着要不要扣上它的扣子,最终还是放弃了。
      泛黄的半干枯的野草在皮靴的践踏下不堪重负地发出“嚓嚓”声。风在树林中回旋着,使那些光秃秃的树枝微微地摇动,然而它所发出的虚张声势的呜咽声,像是鬼哭狼嚎一般,令我感到有些心慌。我下意识拉紧了颈上的围巾——这条长长的白纱围巾是由小屋的主人亲手为我系上,正紧紧地围绕在我的脖子上,忠实地为我阻挡袭来的寒风。它所带来的温暖和散发着的薰衣草的香气使我感到舒适而安心。
      不知不觉,树林已到尽头,眼前豁然开朗,却又是一个尽头——悬崖。我有些疑惑。眼前的土地虽被大片的草所覆盖,却不是那破旧地图上所描绘的、壮观至极的原野。我向悬崖下望去,然后被此生从未见过的景象所震撼。在这里啊,我梦中的原野。于脚下十米左右,是野草的海洋。说是海洋完全没有夸张的成分。它一望无际,波澜壮阔,宛若暗绿色的海洋,而我所在的小小“悬崖”,不过是这广阔海洋中低矮的一片礁石罢了。它虽壮阔,却又极简,仅是由土和草这两样事物组成,也因此有了一个极简的名字——原野。
      乳白色的薄雾笼罩着原野,我怕坠入这片“海洋”迷失其中,因此不敢离开悬崖,就在草坪上随便地坐下了。天空被浓厚的云遮蔽住,不见天日。在我的故乡,这样的景色只有临近黄昏或是暴风雨来临之际才能看到。然而此刻耳边只有呼啸的秋风,并无暴风雨,也没有黄昏时红如火一样的夕阳,不知是几时几刻。
我闭上眼睛细细听那风声,忽地感觉自己坐在某个位于山顶的真正的悬崖上,耳边传来的是鹰的唳叫声,并如一个信徒一样坚信阳光会破开云层,洒下金色而夺目的神迹。忽地,我又觉得那暗绿色的确是海了,那滚滚绿浪拍打岸边的声音在辽阔的天地间回旋,不是海又是什么呢?
      一阵瑟瑟的凉意将我惊醒,我猛然发觉到自己仍在这里,聆听着风,呼吸着乳白的雾,坐在原野上。